首页 >> 悬疑灵异

碎天寻道第二十二章陪伴网络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9.29

碎天寻道 第二十二章 陪伴

第二十二章

清晨,和煦的阳光撒向大地,小草上的露珠在阳光下泛着晶莹的光芒,树木在暖风中伸展着枝腰,阵阵婆娑的声响唤醒了沉睡的大地。

一座普通的房间门口,两个少年一左一右的呼呼大睡着,当一声清脆而又沉重的钟声响起时,这二人才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

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欠,夜晚的露水让二人身上的衣服微微有些潮湿,二人站起身子,左边的少年看向一旁,随后一脸的怒色,指着他说道:

“哎呦!沈大傻,你这小子不厚道啊!说好了我守上半夜,你守下半夜,你怎么还睡着了!”

这少年正是张二狗,昨天从陆凡的房间里出来之后,李强与韩冲二人先行离去了,张二狗和沈大傻担心陆凡的状态,所以一番商量之后,决定守在陆凡的门口,以免发生什么意外。

“我...我守了大半夜,眼看天快要亮了,就...就睡着了...”

沈大傻满脸通红,眼神闪躲,低着头心虚的说道。

“你...你...哎!快!快进去看看,凡哥一夜都没有动静,可别再出了什么事情!”

张二狗此时心急如焚,担心着陆凡,就顾不得再去教训沈大傻,随后一把推开了房门,伸着头向床上看去。

陆凡自从开始参悟上清心法的时候,便一直沉浸在其中,这功法他虽然有好多看不懂的地方,可是心中却感觉出了它的奇妙,为陆凡的认知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

当陆凡被张二狗开门的声音惊醒时,张二狗在陆凡的眼中好似看到了一缕精光!再看向陆凡时,感觉他和昨天的样子都差别好大,让人一眼望去,有些看不透彻。

陆凡睁开了双眼,只感觉全身舒畅无比,四肢也变得更加有力,随后眼中带着茫然看向门口的二人,阳光照射进来,在地面上拉出两道长长的影子。

“已经第二天了么...”

陆凡喃喃到,忽然想到自己脑海中的一句话:

“修炼无时日,眨眼已千年。”

“果然是这样!在我的印象中,我不过是打坐了一小会,没想到已经是二天一早了。”

陆凡扭了扭胳膊,发现自己在试炼内所受的伤早已痊愈,而自己眼中等我景色也越来越清晰,连耳朵也灵敏了许多。

陆凡抬头看着二人,带着疑惑开口问道:

“咦?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早?”

张二狗快步走到陆凡面前,左瞧瞧右看看,在确定陆凡确实没有大碍之后,才开口说道:

“凡哥,昨夜我和大傻商量之后,决定在门口守着,万一凡哥有什么事的话,我俩在也好有个照应。”

陆凡听在耳中,暖在心里,随即走下床来,拍着张二狗的肩膀,真诚的说道:

“兄弟,让你们担心了,谢谢!”

沈大傻也走上前来,看着陆凡,眼中尽是喜悦。

“凡哥,咱们几个哪还用什么谢谢,只要看你到没事,我们就也都放心了!”

陆凡转头看着沈大傻,轻轻的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会后,走向屋中的石桌旁,坐了下来。

张二狗和沈大傻也跟着陆凡坐在了石桌旁,看着脸色有些反常的陆凡,心中疑虑。

陆凡定了定神后,面色严肃的看着这二人,开口说道:

“二狗,大傻,我问你们个事...”

张二狗听到后,马上就拍着胸脯,大声的说道:

“凡哥,你就说吧,只要是我们知道的,就全都会告诉你!”

一旁的沈大傻也点了点头,认真的听着陆凡接下来的问题。

陆凡双手平放在桌子上,整理了一下思绪后,低声说道:

“入门试炼中,你们都走到了多少阶?”

张二狗和沈大傻一愣,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陆凡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试炼的事他们都不愿再提,生怕再揭起陆凡的伤疤,点到他的痛处。

“凡...凡哥...这个...”

张二狗一脸为难,看着陆凡,眼中充满了不忍,不想再谈论这个问题。

“二狗,没事,说吧!”

陆凡看着张二狗,平静的说道,自从昨日韩冲离开后,陆凡想了好久,终于又重新振作起来,看着挂念自己的好朋友们,陆凡实在是无法再继续颓废下去。

沈大傻低着头在一旁不言不语,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张二狗听到陆凡语气中的平静,看着他坚定的眼神,心中便知道陆凡已经恢复过来了,可是他的身上却少了一些什么,这种感觉很是清晰,但是仔细去想,又看不出到底是哪里和以前不一样。

“凡哥,试炼时,我们几个大都走到了五六十阶左右,因为越是往前,压力就越大,实在是承受不住了,到了后来就好像身上背了一座大山一样...”

张二狗皱着眉头,努力的回忆着在试炼之地时,自己的感觉。

“韩冲走的最远,六十五阶,其次是大傻,走到了六十阶,然后是我,五十六阶,最后是李强,五十一阶,试炼中不仅压力很大,还有四周的狂风,冰冷刺骨,一阵阵的呼啸就像是鬼哭一样,特别的吓人!”

说到这里,张二狗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恐惧,似乎还是对那试炼之地有些心有余悸。

“后来才知道,这些都是假的!都是宗门故意弄出来试验我们的!就算是不小心从台阶上跌落下去,也不会有事的!他们可不知道,试炼内都快吓死老子了!”

张二狗一扫之前的恐惧,握着拳头气愤填膺的说道。

沈大傻也抬起头,看着陆凡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称是。

陆凡会心的一笑,这些事他也经历过,在听到张二狗说的话后,陆凡心中非常的不理解,为什么所有人都能走到五十阶以上,甚至那孙浩都到达了将近二百阶!自己仅仅走到了第十阶脑袋就疼痛欲裂,他们又是怎么坚持下去的?难道真的是自己没有修仙的资质?又或许是有什么自己没发现的秘密?

陆凡紧紧的锁着眉头,看着张二狗,眼中带着凌厉,沉声问道:

“二狗,试炼时,你们有没有感觉到头部非常的疼痛,就像是要炸裂了一般?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很重要,你一定要仔细的想想!”

张二狗听到后,右手托着腮帮子,苦思冥想了一阵,疑惑的说道:

“头疼?没有啊,就是看着脚下的深渊挺吓人的,然后身上沉重了一些,并没有头疼啊?”

“真的?”

陆凡猛的瞪大了双眼,直直的看着张二狗。

“真的!”

张二狗应了一声,点着头肯定的说道。

陆凡忽然面色一变,腾的一声就站了起来,低着头在屋内来回踱步,右手放在下巴上不断的揉搓,眼中的疑惑更加强烈。

“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会头痛欲裂?难道真的是因为我个人的原因么?可这到底又是因为什么而引起的呢?”

陆凡走到石桌旁,停下了脚步,眉头都拧在在了一起,僵直着身子一动不动。

张二狗和沈大傻都被陆凡这一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看着焦虑不已的陆凡,二人心中都有些担心。

“凡...凡哥,怎么了?没事吧?”

沈大傻看着陆凡,随后中国香港名将傅家俊和刘闯首轮将各自面对一名业余球手也站起身来,急急的走到了陆凡的身边,轻声的说道。

张二狗见状,也慌忙来到了陆凡面前,仔细打量着陆凡,脸上带着担忧。

“哎!还是没有一点头绪!”

陆凡暗叹了一口气,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自己为何会在试炼内头痛的原因,随后便把6月时因甲型H1N1流感下滑到每天940人此事暂时搁置在一旁,一切原因,等三个月后进入试炼之地,再做打算。

陆凡回过神来,抬起头忽然看见一张硕大的脸摆在自己的面前,仅仅只差一丝就挨着自己了,两只大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甚至脸上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呀!什么玩意儿!”

陆凡一惊,猛的向后一躲,耳边忽然又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吓的陆凡一哆嗦,赶紧向一旁躲去。

等陆凡站稳了脚跟,视野变得开阔起来,才看清楚眼前的一幕。

张二狗转过头迷茫的看着自己,眼神中略带委屈的样子不禁让陆凡一阵干呕,沈大傻蹲在地上不断的揉着脚,表情痛苦,嘴中还不时的发出嘶嘶哈哈的声音,一脸幽怨的望着陆凡。

“什...什么情况?”

陆凡完全蒙住了,自己沉心思考的时候并没有注意身边的事,等缓过神来,这举止怪异的二人让陆凡只觉得背后一阵发凉。

“凡哥,我们相识都这么多年了,一直都在一起玩,我...我有那么吓人么...”

张二狗垂头丧气的说着,自顾自的走到石桌旁坐下,唉声叹气的小声咕哝着。

“凡哥!我脚趾头啊!脚趾头啊!踩碎了啊!”

沈大傻眼泪汪汪,扯着嗓子大声喊到,随后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断着轻揉着自己的右脚,隐隐的传来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陆凡此时才明白了,自己刚才的举动让这两人有些担心,便起身走到自己面前,想看看是否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当自己清醒过来时,因为离得太近而看不清楚张二狗的脸,惊吓之余便猛的向后退了一步,不曾想这重重的一步却踩在了沈大傻的脚上...

“嘿嘿嘿,那个,不好意思啊,谁叫你吓我一跳来着,大傻你应该去找二狗,都是因为他,我才会踩着你的...”

陆凡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说道,随后一股脑将所有的都推给了张二狗,心中还在沾沾自喜。

张二狗和沈大傻一听,愣了一下,随后各自都飞给了陆凡一个大大的白眼,之后的眼中,充斥着满满的喜悦。

“凡哥,回来了!”

陆凡看着眼前的这两个活宝,心中试炼时的阴霾被一扫而空,连心情都变得愉悦起来,他知道,之前自己钻了死角,要不是这几个好兄弟一直在陪伴着他,或许自己就会深陷这泥潭之中,永远都不会自拔。

“谢谢你们...”

上饶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宫颈糜烂要切除子宫吗
连云港看白癜风专科医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