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灵异

黑巫师朱鹏第二十五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2.20

黑巫师朱鹏 第二十五章:风紧扯呼,蛮王开大了!

已然沦为鬼城死域的临江镇江边处,于夜色包围笼罩下修士之间的搏杀依然在继续。

空气爆破,剑气呼啸!

朱鹏炼气十二重法体双修,炼气期的人剑合一境,当年在自身炼气九重时就可以潜能爆发瞬间击杀修为术法俱堪称不弱的虫道人,五年之后的今日,在自身炼气大圆满五行混元功与上品灵器天罗手套的双重增幅下,一记“分金断玉”的剑指击点打出,剑气萦绕盘旋,杀伤更加霸道绝伦。

但鬼形毕竟是筑基境的宗门修士,虽然自己的法术被破、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在筑基境护身真元的保护下,他还是在剑指临头的前一刻反应过来,催动保命遁法百鬼幻身,强行规避开部分的杀伤力并借势远遁。

血雾弥散的刹那间,以这名筑基境修士为中心漫天鬼影狂乱纷飞,下一刻鬼行道人便出现在远方夜色中发足狂奔,拥有如此精湛的压箱底保命遁术,他也的确是不负其“鬼行”之名了。

然而战局的另一边,朱鹏全力一记剑指迅速击溃一名筑基境修士,却也让他再无力返身回防幽冥白骨城另一名筑基境修士元屠的攻杀法术。

炼气境修士的反应速度、真元法力流转速度本来就是比筑基境修士慢一筹,现在元始魔门这位核心弟子完全是背对着元屠,正常来说这已经是有死无生之局了,绝没有任何一位苦心锤炼到筑基境的修士,会放过像这种痛下杀手的时机。

朱鹏不管不顾决定迅速击败鬼行的抉择,却是让他身后的尹灵素因此感动得不成,觉得上宗师兄居然如此信任她,把自己生死攸关的背后空门交给自己……其实她却是误会了。

像这般生死大事,朱鹏岂会轻易交给一个仅仅只见过数面的人?尤其朱鹏还怀疑双修府有内鬼呢,即便是大师姐尹灵素也在他隐隐怀疑的范围内。

“嗡嗡……”

在元屠一记大威力鬼道法术摄在手里即将打出,尹灵素咬紧牙关着持剑对峙回护朱鹏后心时。

元屠背后,半空之中朱鹏刚刚自上飞扑而下的巨大青绿色螳螂发出巨大的虫鸣低吟声。

“嗡嗡……”

同时,它原本青绿色的周身开始迅速染上如血般的赤红色……赤血螳螂,遇战成狂,这头原本气息不显似乎仅是代步工具的大螳螂周身妖气爆发,气流扩散,平地炸起的飓风几乎将李嫣、王忠、黄氏兄弟以及双修府四剑吹退,却是再明显不过的筑基境/二阶妖兽灵压。

下一刻,雪亮刀光犹如龙卷,骤然笼罩向元屠。刀光凌厉锋锐,快、准、狠,兼备!

而在这个时候,与鬼行一样皆是筑基境修士的元屠就面临一个和朱鹏一样的选择了,手中法术放是不放?

朱鹏打出分金断玉指,就要以几乎毫无防范的背心面对元屠的法术攻击,而此时此刻元屠一记法术打出,他则要以几乎毫无防范的背心面对筑基境赤血螳螂的刀光斩杀。

(打!此人若是不死,我必无活路!)电光火石般的几轮交手,就已经足够让元屠、鬼行这样的老江湖对朱鹏此人产生深深得忌惮了,同时也把其危险等级提升到与自己平齐的筑基境修士水准。

两名筑基来杀十名炼气境小辈,和两名筑基来杀九名炼气境小辈加一个筑基境高手,这可完全是两回事。

幽魂咆哮,百鬼夜行。

元屠术法出手的那一刹那,浓郁得几如实质般的幽冥死气陡然幻化出一颗颗人头,这些人头面容清晰,或悲戚或忿恨,或怯懦或凶蛮,各具情态,在元屠的术法控制下冲击尹灵素,凶邪难挡。

同时元屠周身浮现出一圈灰白色的白骨飞轮,顶级法器通幽骨轮,虽然难挡二阶妖兽赤血螳螂的凶暴刀光,但元屠这家伙拼着法器不要,只要挡一瞬间就足够了。

虽然法器是炼气境修士的标配,灵器是筑基境修士的标配,但修士世界从来都不乏炼气境用不起法器,筑基境攒不出灵器的修士,或者说这种事太常见了,尤其元屠、鬼行都是筑基初期修为。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前额头中朱鹏全力一击剑指的鬼行虽然以保命遁法规避部分伤害逃脱性命,但他此时此刻的状态明显也是极差。

在阴风呼啸的街道上气喘吁吁地忘命奔逃着,这名灰袍中年修士的前额上有一空洞,剑气冲脑,这令他整个人都有些浑浑噩噩的……

“我不会死在这里……我绝不会死在这里的……才刚刚筑基,我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做……我的大道……啊呃!”伴随着双手抱头的嘶吼,金行剑气渐渐消失,却并非是消散,而是转化,有潺潺清水自灰袍中年修士的前额空洞中流出,片刻之后这些清水之中生长出木须一般的东西疯狂抽取着这名筑基境修士的灵气与生命力。

通过冥冥中的气脉连接,朱鹏大量消耗的真元法力有些许的恢复,同时回气速度增幅,然而那些木须般的东西却极速爬满鬼形道人的整个脸颊。

再下一刻,伴随着鬼行道人的惨叫声,他的头颅突然整个燃烧起火来,然后这个人摔倒于地,以他的头颅为起始,鬼行道人的头颅以上半身化为土俑一般的质地,然后在夜风当中很快得崩解溃散掉了。

在五行混元功下,五行法术由朱鹏施展威力增幅极大!

金行,分金断玉指,乃是朱鹏五行法术之首,攻伐凌厉,绝对杀伤力第一,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事实上鬼行根本就没撑到土生金那剑气的最后一爆就已经死掉了。

金行之首,五行转轮,此术堪称杀伐惊人!

而在朱鹏这一边的战场上,凭借木行摄取部分转化来的真元法力与回气,朱鹏陡然转身一掌拍在于阴气鬼潮冲击下已经坚持不住的尹灵素肩膀,这位双修府女修手中的灵剑瞬间光辉大盛,将元屠的阴气鬼潮强行以剑气冲散。

“呼,朱师兄,灵素幸不辱命……”说着,这名双修府的大师姐就白眼一番昏迷过去了。因为她向后倾倒的姿势实在太适合,朱鹏不得不顺手将向后倾倒的尹灵素抱在怀里,纤腰圆润结实,淡淡的处子体香萦绕于鼻端。

另一边失去先手被二阶赤血螳螂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元屠在其它李嫣、王忠等人的围攻下也渐近绝境。

只是毕竟是筑基境修士,护身法器被爆,护身真元被破,却依然保留着相当的战斗力,然后双修府四女联剑攻得有些急了,却被他一记阴风掌找到机会,硬以肉掌接剑接着将双修府四女中的一名小圆脸女孩拽入自己怀中,挡在自己面前。

“放我走,不然同归于尽!”

披头散发周身浴血的元屠眼看着那螳螂大刀在自己眼前越放越大,然而就在他几乎绝望时,赤血螳螂的刀锋陡然静止了。妖兽是不会理会人质的,但操控妖兽的人会。

一手抱着尹灵素来到近身,随手将之推给双修府三女,然后朱鹏冷笑一下接着言道:“放开她,我允你离去。”

炼气境修士这样轻蔑淡然得放过势同水火的筑基修士,这样的一幕画面恐怕在整个位面世界都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出现过了,然而朱鹏却是做得如此理所当然。

在他对面的那名鬼修士额头上的青筋直蹦,然而却终究是不敢发作,钳制着圆脸女修一步步地向后退,渐渐来到一处种植在河边的大树之下。

因为刚刚战斗的余波,这株大树上的叶子哗啦啦得掉落,四面萦绕之下元屠也并没有在意,而朱鹏似是随意地以两指接过一枚飘落而来的落叶,下一刻他执着那枚落叶横向一划。

同时,一枚飘落到元屠脖颈一侧的碧绿落叶也似乎是被无形的两指夹住一般,随着朱鹏的动作也横向一划……刺啦,噗!

血雾喷散,动脉割断,就好像是快刀裁破纸张一样,元屠莫名地摸了摸自己被切开的脖颈一侧,下一刻他便身躯便软倒下去了。

没有护身法器,护体真元也被强行击破,鬼修士又无炼体修为,更不是鬼身可以物理减伤,这一刻朱鹏杀他同杀一个反应速度较快的凡人也没有太大区别。

只是法术的施展从一向以来的刚烈霸道,转为阴柔诡秘而已,木行,飞叶刀轮,真正的用法是借势用力,范围打击。

“啊!”直到这个时候,被喷得满头满脸全部都是血的小圆脸女修方才如梦初醒般发出尖叫声,然后她哭哭啼啼得跑到自己的师姐妹间寻求安慰。

虽然,在朱鹏看来这样的水货弟子应该由师傅活活打死,以免浪费心血,浪费宗门资源。

……………………

简易木舟之上,一行十人顺河流的波澜涌动而下。

黄氏兄弟与双修府四名女修剑士在之前的战斗中都或多或少受了伤,虽然他们几乎没起到什么正面作用,但此时此刻还是互相包扎起来,同样受伤,同样是队伍里的弱者地位,这些状况似乎反而让他们的感情变得好起来。

尹灵素盘坐于一旁调息着,她的问题仅仅是真元法力短时间内消耗太大,李嫣与王忠一人持剑一人持盾,分别立于木舟的前端与末尾,而朱鹏则居中翻检着筑基境鬼修士元屠的储物乾坤袋。

该怎么说、怎么形容呢……真TM穷啊。

作为筑基境修士,灵器没一件,灵石与灵丹也没有多少,有那么几件法器品质都不怎么样不说,还都是鬼修专用。

翻了翻,确定没什么好东西,朱鹏不得不在心底里暗骂一句:(穷鬼真多。)

然而,事实上大多数刚刚完成筑基的修士都是这个状态,由炼气升筑基,由筑基升金丹,乃至于由金丹升元婴,哪一次晋升不得耗尽家底?

事实上幽冥白骨城这一次派来的筑基境修士大多都是筑基初期修为,这却是鬼道的修炼弊端之一,也就炼气境比正道好修很多,晋升筑基后反而变得难修了,并且是越来越难修。

好在,境界晋升之后赚取灵石的能力与渠道也是晋升前不能比拟的,修士晋升怕就怕倾尽所有,晋升失败,那可就真的应了那句世俗笑话:人还在,钱没有了。

当然,仅仅是冲击失败,至少人还在,但如果冲击成功却死于雷劫之下,那才叫真正的惨。

此时,幽冥白骨城的鬼道血祭炼化大阵已然将整个临江镇笼罩,阵中存在的一切修士阵法师石道人的地幽盘上,都如掌观纹一般,然而随着代表着鬼行、元屠两人的气焰消散,任石道人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起来。

“鬼行、元屠这两个废物……不过也的确是我太大意了,没想到那十人中居然还有一名一直隐藏着的筑基高手,有心算无心之下,鬼行、元屠栽得冤枉!”在地幽盘中,观测到赤血螳螂的妖气爆发,任石道人误以为是一名筑基境的高手一直隐藏暗处。

即便是大境界、小境界完全相同的同阶修士,彼此之间的战力也是有差距的,宗门修士普遍就比散修强一些,大宗门弟子普遍就比小宗门修士强一些,核心弟子、亲传弟子则更强一些,虽然并不是绝对如此的,但的确有相对优势存在。

“石宗师,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就这么放他们从容离去?”赵蕊儿贝齿轻咬,有些忧虑似的问道。任石道人当然没有金丹宗师的境界,只不过尊他阵法师的身份,赵蕊儿曲意逢迎、捡好听的说罢了。

“嘿嘿,仙子放心。哪怕能逃出这阵去,双修府与元始魔门的弟子也必死无疑。哼,本来是想省点力气的……”言说着,石老道将自己枯朽的双手按压在面前阵道灵器“地幽盘”之上。

“勾魂、夺魄、厉念、鬼僵,你们四人暂时将大阵控制权交给我,先去追杀那十名小辈,记住,我要一个不留!”虽然同样是筑基境修为,但作为阵法师,石道人的地位是远远高过普通筑基境修士的,更何况这追杀任务明显比维持阵法的任务更轻松也更加有油水好处,因此地幽盘当中迅速传来接连的应是声。

大概的情况他们四人也都是知道的,虽然恐怕有一位修为不俗的同阶修士,但四打一……更何况鬼行与元屠又不是泥捏的,在被击杀前想来他也已经给那名对手足够的重创。

现在这支目标,有灵器,有双修府的美人儿,勾魂、夺魄、厉念、鬼僵,幽冥白骨城的四大筑基修士相比在这里继续苦熬大阵,他们当然更愿意去完成猎杀任务。

与此同时,临江小镇的上方,有幽幽血火燃烧成虚幻的炉鼎状。

任石道人作为阵法师,他一个人就可以顶替原本四名筑基境修士的工作量,鬼灵珠依然在被祭炼着,只要此宝一成,少宗主持之可以横扫筑基境修士,即便面对金丹宗师也有遁逃之力,因此,这一边才是真真正正的重中之重。

只是,事后的手尾处理毕竟还是需要广寒月宫勇于背黑锅的,没有广寒月宫背书作保,像幽冥白骨城这样的鬼道宗派,哪怕再想也不敢在幽州地界屠镇炼宝。

因此,答应广寒月宫的事必须做到,双修府与元始魔门的人也必须死!

“呵呵,早就听说双修府调教出来的女弟子,一个个娇媚可人,床笫间热情似火最是痴缠不过。没想到这一次有机会,可以好好品尝一下!”

“老僵尸,你悠着点,别太过放肆了被人家抽成僵尸干!”肆意得笑声在四道遁行的幽影间传开,他们四人除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厉念以外,全部都是筑基初期。

鬼道一脉,虽然一直都在修真世界的文明体系中存在着,但一直都不是主流体系。鬼道以人为食,以凡俗世人为修行资粮,因此有资质的修士修炼鬼道在初期时的确是可以迅速精进的,比其它法门更易晋升筑基境。

但,鬼道也是出了名的先易后难,人间毕竟不是冥狱,在正常的位面修炼鬼道之法是要受压制的,筑基之后鬼修想要精进修为变得越来越困难,除非阴冥宝药或者大量的屠戮凡人,制造人间鬼域。

但这两者都不容易做到,阴冥宝药哪那么容易出现在人间又被筑基境修士获得,至于制造人间鬼域,当此位面世界的其它修士都是死人不成?

幽冥白骨城近些年来能够迅猛发展,很大程度上是借了十五年前那场横扫整个幽州大旱灾的势,再加上诸宗围剿那头金丹境僵尸王的时候,幽冥白骨宗也的确是下了死力,不然,是没有今时今日这样的繁荣鼎盛的。

并且,鬼道之法有其优势,但劣势也过于明显,阳、火、雷皆克,便犹如烈火近前的寒冰,除以绝对之强力压制外,再无其它应对方法。

另一边,朱鹏带着身边九人顺流而下一定时间段后,他忽然让所有人上岸。接着,众人傻呆呆看着他施法遮蔽气息,取出十张灵符幻化人形坐之前那艘木舟继续顺流而下,而朱鹏自己则在给其它九人又发各自分发一张符纸后,带着他们延河岸逆流而上。

“幻形符,敛息符!朱师兄的心思真是缜密,术法修为也全面的令灵素钦佩。”十张幻形符贴在木舟之上,延河道正中顺流而下,而已方十人则在敛息符的作用下延河岸顺流而上,这样一来即便不能完全摆脱追兵,也能创造出大量的回转时间,脱离大阵足够远之后,也许尹灵素就可以通过玉符远程通知师门派人接应,乃至于破坏广寒月宫与幽冥白骨城的图谋。

虽然尹灵素并不知道这屠阵而成,声势浩大的鬼阵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本着“敌人想要做的,我们就全力破坏”原则,尹灵素认为师门绝不该对这大阵毫无反应。

(等双修府抽调足够多的高手过来,恐怕黄花菜都凉了。而且必然会被早有准备的幽冥白骨城与广寒月宫联手截击,与其指望他们,我不如自己想办法强行破掉这鬼道大阵!)侧头看着半空当中那团巨大的血火气炉,朱鹏在心底里这样暗地道。

但,炼气境修士搏杀筑基境修士,已经是非常难的事了,越阶的情况下还想硬性破开人家已经布成的大阵,这是千古未有之事,至少朱鹏硬来的话也做不到。

(唯一破开此阵的机会,在上游……)

……………………

五个时辰后。

四名半人半鬼的黑袍道人费尽千辛万苦,总算在河底找到了贴着五张幻形符的简易木舟。

那一刹那间,四人中脾气最为暴烈的鬼僵周身气息一爆,一拳打向身旁,一幢年头不短的房子轰隆间就整个倾塌了。

“小杂种,耍道爷玩!还有任石那个老鬼在搞什么?坐拥灵宝,他居然会被一个炼气境的小杂种骗这么久?”暴怒的不仅仅是鬼僵而已,还有另外的两男一女三人。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石老头应该不会被骗,但在我们离开由他接手我们四个任务的情况下,他的确没有足够的能力识破这种幻术……”夺魄是四名筑基鬼修中唯一的女子。她容颜姣好,嘴唇异样的殷红,此时此刻伸出手掌碰触着木舟上的灵符,心中狂怒的同时也是暗赞。

所谓道术,本就要有这样化腐朽为神奇的心思与手段。当然,对手越是表现得出色,她就越想当面见识一下了。

“莫怒莫急,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沉得住气。这一次少宗主也来了,我想你们也不想在少宗主的面前难看。”身材高大,左手是一支锋利铁钩的厉念这样言道。

“我们分开行动,搜索痕迹,一旦遇到了不要直接交手,对方身边应该隐藏着一位修为不弱于我等的高手,以通灵玉联系,在人都到齐之后,我们再一同出手。”幽冥白骨城的四大筑基高手,厉念修为最高,做事也最为沉稳缜密。

不过他一番心思白费了,夺魄的夫婿,矮胖的鬼修士勾魂精于追杀之术,他很快就找到朱鹏等一行十人逆流而上的痕迹。

“确定是真的吗?不会又是故布疑阵吧?”厉念这样问道。

“之前我是太相信石道人了,因此才会被骗过。这绝对是他们的遁逃路线,如果出错,厉念老大你把我的脑袋摘下来。”

“很好……全速赶过去。把这件事漂亮的做下来,我们都会受到城主嘉奖。”勾魂、夺魄、鬼僵三人齐齐应是,下一刻四人化为一道鬼气幽虹疾速飞遁追杀,四人也真的是卖力气了。

炼气境修士可以借助有飞行功能的法器飞行遁走,而筑基境修士本身就可以凭借自身法力疾速飞腾,然而在多数时候他们还是会选择使用法器飞行的,因为纯凭法力飞腾则消耗较大。

前文就已经提到,临江镇背山近水,而镇边的那条河流也是从后山流通过来的。

幽冥白骨城四名筑基修士越是顺着河道逆行而上就越是觉得不太对劲,因为这条水流量不小的河逐渐出现明显的水位下降……那么下降的河水哪里去了?

“天杀的,那些小杂种是要蓄洪冲阵!”

水之一物,本身就有净化、稀释的作用,鬼道血祭大阵逆天而行,本就污秽腐浊,现在任石道人一个人撑着四个人的工作量,若是在这个时候有万顷洪流一泄而下,恐怕大阵立破。

随着四人中唯一的女修士夺魄的惊呼声,其它人也反应过来了,同时他们随身携带着的通灵玉上灵光闪烁,厉念在点开之后,自通灵玉中传来幽冥白骨城少宗主幽绝冰冷冷的声音:“我不管什么理由,若是大阵被破,我就把你们四人的魂魄封印到鬼灵之地,承受千年万鬼噬魂之苦!”

千年只是个虚数,一千年以后,幽冥白骨城存不存在都不知道,反正恐怕是不会有人记得把勾魂、夺魄、厉念、鬼僵四人的魂魄放出来的,真到那个时候,也许趁早自尽反而是一种比较明智的选择。

在幽绝少宗主与筑基境后期的双重威势之下,四人不由得更进一步提高了遁光的速度,但也因此他们就更没有时间观察临江镇后山山林间的环境,或者说,杀戮太过,合该他们今日劫数难逃了!

在临江镇的后山,四人的确是找到了封堵河流的简易木堤,然而还不等四人出手破坏,浓浓的雾气就陡然之间将四名筑基境修士笼罩遮掩。东、西、南、北乃至于五人身旁都有一道灵光冲天而起。

下一刻,强大封禁之力就将勾魂、夺魄、鬼僵的真元法力打落一个大境界,变成炼气大圆满修士,即便筑基中期的厉念也被打落一个小境界,变为朱鹏可以正面斩杀的筑基境初期。

“五行封灵阵!怎么可能?凭你们这群小辈居然把此阵布得毫无痕迹!”

“你们是怎么混到筑基境的?追杀别人丝毫不注意四周环境?还是说……是觉得即便是在阵中也可以格杀我们?”土石砰得爆开,率先出手的却是跟随着打了一路酱油的竹山教黄氏兄弟。

竹质的法剑飞舞纵横,同时也知道是到了关键时候的黄氏兄弟还拿出一些竹傀儡辅助攻击。在五行封灵阵的作用下,彼此实力此消彼长,同时厉念还要防备着隐身于暗处的此阵主持者,一时间幽冥白骨城的四名筑基修士居然被黄氏兄弟二人联手压制。

拥有土行灵根的王忠持金钢盾镇守中央,李嫣镇守北方水行,尹灵素镇守东方木行,她的四名师妹两两一组镇守南方火行与西方金行,而朱鹏与黄氏兄弟则负责绞杀。

等待一会之后,黄氏兄弟已渐有不支之势,他们的那些竹剑竹傀儡多点攻击,铁树银花一般打得漂亮,但真的硬刚却是不行的,竹山教的功法适合同阶战斗,适合以一强敌弱,但唯独不适合以弱杀强,越阶挑战。

(直到现在南方火行与西方金行都没有出问题,看来双修府内部并没有奸细。现在水坝已经蓄得差不多了,即便有奸细这个时候出手,我击破水坝也一样可以带着李嫣、王忠他们遁光。)将所有的变数尽皆考虑清楚后,一身重装炼甲的朱鹏提着沉重无比的蛮龙霸剑绕树走出。

几乎在同一时刻,蓄势待发已久的厉念向他猛烈得挥舞着手中的白幡,作为筑基境中期修士,他的眼光也同样毒辣至极,他一眼就看出黄氏兄弟不过是主阵者用来吸引火力的炮灰而已,因此蓄势待发大威力法术捏在手里一直都没有出手。否则的话,黄氏兄弟现在已经化为僵尸厉鬼了。

“小辈,给我去死!”

海量的阴魂咆哮飞舞,伴随着一道黑光,一条由白骨铺成的漫漫道路犹如长蛇巨龙般跨空游走而来。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漫漫长生路,皆由累累白骨铺就!”

“我以此桥,贯通生死!”能够修到筑基中期,厉念是有本事,更是拥有自己的觉悟的,只此一招法术招意,朱鹏觉得只要给他时间,稍加际遇,未来金丹大道可期。

(可惜了……能够成长起来天才是天才,成长不起来的天才什么都不是。)身躯膨胀,周身那坚固至极炼甲都在呻吟哀鸣着,朱鹏法体双修,结合自身所独有的丹道境界,丹劲爆发之下他有一种类似于自毁的法门。

丹劲爆发,法体结合,在炼气九层时他拥有一息之力,并借此一息三剑瞬间斩杀了人妖合一的虫道人。

而时至五年后的今天,已经获得大量修真文明嫡系传承的朱鹏,丹劲爆发之下则可以支持五息,在这五息的时间内爆出绝伦之力:纵横同阶,越阶瞬杀。五息一过,爆体而亡命!

痴呆有办法治疗么
旅游出行必备药品
他达拉非属于壮阳药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